刚成年的腐女子,近几年最爱的动漫和最爱的cp都献给《冰上的尤里》嘤嘤嘤~

【冰上的尤里/维勇】指尖上的花样滑冰 (10)

♥设定游戏中世界大BOSS现实中MAPPA游戏公司CEO维克托×游戏中花滑选手现实职业玩家+程序员胜生勇利

♥灵感来自于 @水色伊然 太太

♥人物来自原著,ooc来自我

♥轻微原著向

♥不喜轻拍,写作新人站维勇

♥最后的最后,一起快乐的玩游戏吧(^_^)

♥晋江同步更新

虽然减肥任务出了一点小小的、小小的问题,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世界BOSS在身边的原因,运动减肥的效果竟然让勇利在短短一周的时间内,体重就已经降到了去年大奖赛决赛的水平。

嘛……从这个角度来看,今天《F/S》也是十分的不科学呢!

勇利上气不接下气地撞在了玻璃门上,捂着肚子一边喘气,一边看向身后的三胞胎姐妹:“听我说啊,体脂肪终于降到去年大奖赛决赛的时候的水平了!这下维克托总算是会允许我滑了!”

“勇利……这边这边!”三胞胎一脸害怕地伸手向右指着,然而“勇利”沉浸在“谢天谢地终于可以上冰了”的情绪中无法自拔,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尤里·俄罗斯不良少年·普利赛提简直气得浑身发抖。

注意到勇利打算直接进去完全无视他的那一刻,从维克托那里吃瘪所引发的怒气槽终于爆满!尤里一记回旋踢就踢飞了勇利,然后一脚踩在了勇利的头上。

“全部都是你的错!快道歉!”尤里不断地碾压着勇利的额头,完全无视了勇利的痛呼,“快点道歉啊!肥猪!胖子!家畜!”

怒气值降下来之后,尤里也稍微冷静一点了,双手插兜靠在前台上,仍旧以不爽的语气问:“我和他约好先给我编舞的。”

尤里睁开眼睛看他:“你呢?”

“诶?”勇利揉了揉额头,没有底气地开口,“我没想过连编舞都让他做……”

“哈?!那你让他休赛一年干嘛啊?!日本的教练不就够了吗!”尤里重重地走向勇利,脸上的鄙夷越发清晰,“再说了……在大奖赛决赛的厕所里痛苦的家伙,就算找维克托当了教练又有何建树?”

勇利看着近在眼前的尤里,想:这家伙——

A、他说的是实话,可是……

B、那种状态下的自己的确糗爆了,所以我才应该更加努力

S、                      

勇利看着屏幕里的尤里·普利赛提,思绪却飘到了半年前的ESWC大赛上,同样是败者的懦弱哭泣,同样的……遇见了他。

“喂!你就是Yuri Katsuki?”

“诶?”勇利看着楼梯上穿着深蓝色西装的金发少年,难为情地抹了把眼泪,“对、对不起,挡到你路了吗?我现在就走!”

“喂!”

勇利看着一脸不善地走到自己面前的少年,不禁后退了几步,直到感觉到了墙壁的冰冷触感,才僵直地发现已经没有退路了。

尤里伸出右手,轻蔑地指着勇利的鼻子,勇利顺着纤细的手指看过去,迎接他的却是金发少年看垃圾一般的眼神。

“喂!”尤里皱了皱眉,“明年我就会正式进入俄罗斯队成为主力队员了,赛场上不需要两个Yuri……”

“没有才能的家伙还不快点隐退!”尤里突然凑近了勇利的脸,那满是鄙夷的脸也让勇利吓得全身僵硬。

“笨——蛋——!!!”

尤里扔下这个词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勇利看着他的背影,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他说的是实话,没有我,这个圈子也会有无数拥有才能的人涌现。

我,只不过是是随处可见的一个玩家而已……

勇利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选项,不得不说这个游戏里角色还原地让他狠狠地吃了一惊,如果是以前的他,A和B选项都有可能是他的选择,但是——

他想好好地把自己的心情传递出去!

于是他点下了S选项,缓缓地输入了一行字。

而另一边叼着皮罗什基的尤里,一边漫不经心地扮演着自己,一边时不时转过头和维克托吵几句嘴,然而屏幕上的那句话让他停驻了眼神。

勇利看着近在眼前的尤里,想:这家伙——

——他绝对是把我看扁了。

“……………………”

尤里盯着屏幕上那短短的一行字,在屏幕的光亮下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明显是没有生气的。

在没有尤里手动操纵的情况下,游戏中的剧情自己便发展了下去,尤里和勇利来到冰场上,看见的是正在练习滑冰的维克托,光是听见身后维克托的键盘上密集而迅速的敲击声,就知道这家伙又在Cosplay了。

“这家伙……”尤里撇了撇嘴,移开了眼神,“还真够胆说啊……”

不过——

和本大爷同名的家伙,如果连这点傲气都没有,他才是真的要生气了。

“哈哈!对不起啊,我完全忘记了!”维克托笑得一脸天然,“不过Yuri也不是第一次知道我容易忘事了吧?”

“啊,深有体会!”尤里几乎是怀着沉重的心情打下这一句话的。

并没有多大兴趣在扮演自己这件事情上的尤里输入完这句话就仰倒在沙发上,任由游戏里的尤里自行补完台词发展剧情。

直到——

下一个玩家选项来临。

这倒是稍稍引起了尤里的兴趣,他调用了自己的特权——查看胜生勇利的选项表。

选项表是这样的——

A、[哔——]

B、去死

C、随便吧

S、                     

尤里不厚道地笑了出来。

很明显制作组的怨念不仅聚集在任性的世界BOSS身上,这个一切连锁事件的导火索先生——胜生勇利也被迁怒了。

没有再管后面的剧情,但想也想得出来那只肥猪在屏幕前可笑的纠结的样子,尤里咬着棒棒糖,转头问维克托——

“那个[哔——]选项是什么鬼啊?!”

“啊呀?那个选项啊!”维克托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右手慵懒地支着下巴,“是‘系统托管’选项哦~选了那个选项的话,游戏系统会根据你迄今为止的行动,来代替你进行剧情哦^♥^”

尤里“啧”了一声,问:“那你专门弄了个[哔——]来代替它?干嘛不好好写是‘系统托管’选项啊?”

“尤里还是小孩子呢^♥^”

“……你这是在恶心我吗老秃子?!!!”

“连[哔——]和[哔——]都不知道的尤里的确是小孩子哦~”

“……你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要消音的话啊?!啊?!!!”

“没有哟~是系统托管啊~”

“…………………………”

俄罗斯不良少年对上俄罗斯老流氓,哪怕表面上老流氓看上去彬彬有礼衣冠禽兽(?)一些,但果然本质上还是有所不同的啊……

为尤里点上一根【蜡烛】

“啧!”尤里不爽地瞪了维克托一眼,转过头去旁观剧情发展,现在的剧情进展到温泉旅馆了,看着游戏里津津有味地吃着猪排饭的尤里,他也有点饿了。

摸了摸肚子,他伸出脚踢倒了旁边的椅子,发出“砰——”巨大声响吸引维克托注意后,尤里后仰着头看向维克托:“喂秃子!我肚子饿了!”

“外卖号码就在电话旁边哦~”

看着一脸兴致勃勃地盯着屏幕的维克托,尤里简直要恶毒地诅咒他的发际线了,同为俄罗斯人的尤里,明显比其他人更清楚维克托的软肋。

“顺带一提,帮我订一份猪排饭哦尤里~”

“你干脆饿死在电脑前吧秃子?!!!”

将身后维克托开怀大笑的声音甩在后面,尤里拿起电话听筒,漫不经心地拨打着外卖电话,一边嘟囔着:“要是不好吃你就惨了猪排饭……”

嘛……真的是教科书级别的傲娇呢Yuri~╮(╯_╰)╭

至于因为点餐和吃饭所错过的唯一一个抵制“尤利奥”这个外号的机会的这件事情,还是不要告诉他比较好吧?

脑洞小剧场(与正文无关):

胜生勇利:呐维克托,那个[哔——]到底是什么啊?

维克托(爱心嘴笑):是系统托管选项哦~

胜生勇利:那……为什么不能老老实实写“系统托管”这几个字呢QAQ~

维克托:这样就不有趣了嘛!

胜生勇利:…………………………QAQ~

尤里:啧!老变态!

怎么办越写越萌尤里连写奥总的心情都没有了,踢了奥总和维恰让两只受在一起总感觉对不起我的题目啊QAQ~

我有罪!!!

让我再去看一遍虐狗日常坚定维勇大旗QAQ~

评论(2)
热度(105)

© 殷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