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成年的腐女子,近几年最爱的动漫和最爱的cp都献给《冰上的尤里》嘤嘤嘤~

【刀剑乱舞】世界温柔以待(二)

♥无CP,轻微all婶向

♥每一位刀剑男士都有自己悲惨的本丸过去,都是失去了主公与战友的无家可归的付丧神,所以性格大变也是可能的,但是大家都是温柔的人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可能OOC

♥大概会写成独立的治愈(真·治愈)短篇合集,脑洞大开不要嫌弃

加州清光的场合(下)

黑色的瘴气逐渐蔓延开来,欢里茫然无措地看着清光蜿蜒而上、逐渐覆上脸庞的鳞片,却无论如何也不敢触碰对方。

才新官上任的审神者止不住心中的挫败,遇到这种事情,她的触碰堪比毒药,只会让情况越来越糟,但是现如今却不是挫败的时候。

欢里摇摇头,冷静了一下。

仿若拨云见日一般,她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由于身边没有合适的材料,刚刚放学的审神者只能临时把自己的作业纸撕了一张当作媒介。

说实话,要是欢里的哥哥知道她这么胆大,随便用张纸就敢引灵,一定气得肺都快要炸了。

欢里动作熟练地折出了小纸人,虽然和阴阳师那一派的方法不同,但是应该只是作为媒介的话应该没有关系的……吧?

虽然内心充满了不确定,但是时间不等人,无法直接触碰对方的欢里,除了一试并没有其他的办法。

“那……拜托你了!”

小声叮嘱了一句之后,欢里轻轻地点了一下纸人的头。

纸人可爱地作了个揖,随后灵活地从欢里的手中翻了下来,直奔瘴气中的付丧神而去。

清光被瘴气模糊的目光只能看见一团耀眼的光芒飞快靠近,随后便陷入了深邃的黑暗之中……

我……

我……在哪里?

深不见底的黑暗包裹着自己,清光只感觉自己的身体重得一根指头都动不得,在无声的黑暗世界中渐渐消弭……

“那个……加州先生怎么样?没事了吧?”

柔软的女声……

……主公?

不、不对……是,新来的审神者?

“基本没有什么问题了……没想到第一天就这么劳烦您……”这个声音……是药研?

“……”药研沉默了一瞬间,最后才小声地、带着复杂的语气唤道,“审神者大人也早点回房休息吧?”

勉勉强强才睁开眼睛的加州清光,模糊的视线并不足以让他看清药研的表情,但哪怕没有看见他也知道,那会是怎样一种表情。

希望对方对生疏的称呼感到在意,却又并不想违心的、仿若撒谎一般自如的呼唤……

这种心情,他明白的。

“啊!加州先生醒了!”

审神者带着惊喜的语气这样叫道,在这个本丸里唯一和她算得上相熟的人醒了过来,无论从那个方面来看都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随着她的呼唤,清光转过头,看向床边的他们。

审神者毫不吝啬地给予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他看向药研,对方复杂地看着他,仿佛松了一口气。

“既然醒了就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药研站起身,恭敬地鞠了一躬,“那……我就先告辞了。”

“嗯!谢谢药研先生了。”

“……”药研垂下眼帘,“您客气了。”

说罢他再次弯腰行礼,转身离开手入室,并且贴心地合上了纸门。

“没有事情真的是太好了,加州先生突然倒下真的是吓死我了!”

欢里语气里带着满满的抱怨,但是看着她气鼓鼓的模样,与其说是抱怨,倒不如说是撒娇。

“……不逃吗?”

清光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冷不丁地冒出这句话。

“诶?”

“你都看见了吧?”清光抬头看着欢里,嘴角讥讽般的勾出笑的弧度,右手紧紧抓住了心口的衣服。

“何等的丑陋……!”

“……”

欢里张了张口,却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沉默四下流转,随后欢里忽然抬头,恶狠狠地看着清光。

“对啊!丑死了!”

欢里气鼓鼓地瞪着他:“无论是一脸嘲讽,还是一副痛苦的样子的加州先生!都——丑死了!”

“……”

清光怔愣地看着大发脾气的欢里。

“不要随随便便这么说自己啊……”欢里紧咬嘴唇,气得发抖,“明明……加州先生很温柔的……”

“唉……”清光轻轻叹了口气,“很多人都说过,加州清光是个任性、刁蛮、爱撒娇的人……”

“温柔……”他低头轻笑了一声,神情复杂,“你还是第一个说我温柔的……”

“……我不清楚他们怎么看待加州先生,但是……”欢里认真地看着清光。

“在这里,我第一个认识的人,是加州先生。”

“第一个对我释放善意的人,是加州先生。”

“第一个提醒我帮助我的人,也是加州先生。”

“所以……”欢里认认真真地凝视着清光,缓缓地露出了一个笑容,“加州先生,是一个非常非常温柔的人哦!”

“这里很可怕哦!包括我在内所有的刀剑都是不可控的哦!大家随时都有可能暗堕,你的安全并不能保证!还有啊……”

眼看着清光还要继续唠叨下去,内容越来越向着恐吓的方向走去,刚开始还能“嗯嗯嗯”地回答,到后面也只能苦着一张脸了。

“呜哇……等等啦!”欢里皱着脸,怀疑地看着一本正经地恐吓她的清光,“照你这么说,这里简直就是地狱啦!”

“……差不多哦。”

出乎意料地,清光平静地接受了“地狱”这个称呼,虽然他才来这里不久,但是光是这不久的时间,敏锐地察觉到每名刀剑男士身后带着黑暗的历史的他,并不觉得这个称呼太过夸张。

“这里的大部分刀,都是在濒临碎刀的情况下勉强修复的,当然也会带来一定的后遗症。”

他轻轻覆上了胸口,那里是来自时间溯行军的伤口,上面附着着几乎不可能根除的瘴气,带着这个刻印的他们,根本不可能被允许上阵。

记不起快乐的回忆,阴暗负面的情绪顺着诅咒蔓延进来,清光有时候甚至觉得,如果有一天他发疯了,也并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你怕吗?”

清光问。

“怕什么?”

欢里答。

“我们。”清光指了指自己的脖子,面无表情地说,“是没有项圈的野兽,随时可能伤害到你。”

“野兽是什么啦!加州先生最多也就是只可爱的猫咪嘛!”欢里毫不客气地吐槽着。

“我没有在开玩笑。”

清光无奈地看着转移话题的欢里,只能重复道:“现在,离开这里还来得及。”

“我知道的呀!”欢里一屁股坐在榻榻米上,“今天就看见大家了,大概也猜到点什么啦,不过没关系的!”

“加州先生会保护我的嘛!”欢里狡黠地转了转眼珠子,“难道不是吗?”

“呵呵呵……”清光突然低声笑了起来。

“诶?怎么了吗?”欢里茫然地看着清光。

“哈哈哈……”清光突然笑得大声起来,看着欢里无措的样子,他才停了下来。

简直就是无药可救的笨蛋,向刀剑寻求保护……她连这种行为的意义都不懂吧?

清光温柔地看着她,突然站了起来。

欢里连忙起身扶他,却被对方轻轻拒绝了。

“虽然不是出阵服有些可惜,但是你就将就一下吧?”清光温柔地笑了一下,摆出了第一次看见审神者的模样。

“咳嗯——!我,加州清光。河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呢。难以上手不过性能一流哦。”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了。”清光看着欢里,哽咽着唤出最后的称谓。

“主公。”

欢里看着他眼中饱含的泪水,咬了咬嘴唇,狠狠地点了点头:“嗯!”

后记:

有时候,加州清光总会想,主公带给他的温暖,如果别人也能感受到……

那一定是非常、非常美好的事情。

所以他总是忍不住对欢里好一点,再好一点。

许多人都说,他将欢里宠上了天。

但只有加州清光自己知道,他对欢里的好,比不上她带给自己的救赎。

只是从别人那里知道“加州清光”喜欢涂指甲油,看见他白皙的指甲,就担心地将它买回来送给他的,也就只有她一个人了。

当初为了让主公更爱惜自己而打扮用的指甲油,早在主公死去时弃之不顾。现在使用它,不过是因为她会开心。

怎么会有那么可爱的人,让他整颗心都软了下来。

连心脏的痛楚都弃之不顾。

下一章预告:

“加州,你现在开心吗?”

“是的,三日月殿。”

“……是吗?”三日月静静看着杯中竖立的茶梗,“那真是太好了呢……”

独自走开的加州清光并没有深思这场对话,直到很久之后他恍然了悟。

为什么三日月殿,会在这座本丸呢?

未曾受瘴气侵袭的、那么温柔的三日月殿……

或许才是受伤最深的那一个吧?

作者有话说:

没错,下一章我就向爷爷伸出罪恶之手了(躺)

清光光的故事其实还有些伏笔没有写,比如半人半怪物的敌打刀(虽然你们应该猜出来是谁了)

爷爷的故事其实很简单,但是想要把握住爷爷的性格才是最难的QAQ~

祝自己写得顺利吧,奶自己一口QAQ~

评论(2)
热度(11)

© 殷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