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成年的腐女子,近几年最爱的动漫和最爱的cp都献给《冰上的尤里》嘤嘤嘤~

【刀剑乱舞】世界温柔以待(一)

♥无CP,轻微all婶向

♥每一位刀剑男士都有自己悲惨的本丸过去,都是失去了主公与战友的无家可归的付丧神,所以性格大变也是可能的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可能OOC

♥大概会写成独立的治愈(真·治愈)短篇合集,脑洞大开不要嫌弃

加州清光的场合(上)


“啊啊啊啊啊——————!!!”

什么……声音?

“重伤濒死的刀不可能带来什么威胁,停手吧!”

“混蛋……!”

湿热的还带着腥气的液体溅在眼睫上,仿若魔咒一般,无法睁开的双眼,终于看清了眼前正在说话的人的样子。

右臂上蜿蜒而上的黑色鳞片,仿若生长出来的狰狞的骨刺,笼罩在不祥地瘴气之中的怪物仿佛注意到了他的目光。

刃光一闪,将违抗命令的怪物斩首后,他侧过身,透过腐朽的浪人笠,浮现在眼前的是半人半怪物的面孔……

“……!”

清光猛然睁开双眼,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心脏不自然地飞快跳动着,清光抓住胸口的衣物,用力狠狠地捶了几拳,才慢慢地平静下来。

“呼、呼、呼……”

清光瘫倒在床铺上,怔愣着看着天花板。

许久。

他侧过身,看着早在醒来的那一刻便已经拔出的打刀,轻轻地、轻轻地松开了手。

“我……”

“到底在做什么啊……”

如此悲哀着思考着的清光,几乎快要忍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然而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痛苦,来自何方。

今天的本丸仿佛有些不一样了。

并非是指景色,更多的是来自空气中的压迫之感,看见客室里罕见的全员到齐的场景,清光才恍然想起——

今天,他们作为本丸附带的付丧神,将要迎来一位新的主人。

这意味着,他们再也不能自诩为别人的刀,再也不能念念不忘过去的主人,也再也没有办法回去了。

作为刀剑,这大概是一种耻辱吧?

若只是死物还好,可既然赐予了人的模样与人的思想,又妄想肆意践踏它们的忠心,彻底抹消它们的意志,不觉得……

人类……也太过自大了吗?

“那个……请问你是这个本丸的付丧神吗?”

突然从身后传来的声音让清光愣了,他转过身看向声源,站在那里的是一位娇小的女性,她穿着名为“校服”的装束,好奇地看着他。

虽然已经隐隐有了猜想,但是清光还是问了。

“你是……”

“很高兴认识你!”女孩十分有礼貌地鞠躬道,“我叫香取欢里,是新来的、的……”

她有些纠结,又有些紧张地回顾着自己的身份,棕色的瞳孔不安地四处转动着,最终肯定的点了点头。

“嗯,审神者。”

清光的心中突然燃起了怒火。

这么年轻的孩子!而且没有任何人跟随,独自一人来到这个本丸?!开什么玩笑——?!

如果是以前,也许他会觉得无所谓,但是在经历了战场如此惨烈的场景的洗礼,他早就认清了这条路从来不是和平,让这么小的孩子早早地踏入血染之地——!

加州清光虽然只是刀,但是却比许多的人类更加温柔。

他单膝跪下,微微抬头看着有些茫然和紧张的女孩子,露出了来到这个本丸后的第一个笑容。

“我是加州清光,是这个本丸的付丧神之一,审神者有什么疑惑可以问我的。”

“那……”新任审神者有些犹豫地退后了半步,最终还是鼓起勇气问,“你可以……带我去其他人那里去吗?”

“……”

老实说,加州清光并不想带这么稚嫩的女孩子,去见那些连他自己都没有办法相信和接近的,同为刀剑的存在。

他们会怎么看待她、会怎么对待新来的审神者、会不会伤害她……所有都是未可知的。但是……

看着满眼期待的审神者,加州清光无法拒绝。

“怎、怎么了吗?”

清光突如其来的沉默似乎让她有些不安,回过神来的清光笑着站起了身深觉自己钻了牛角尖。

正是因为经历过生死,才明白生命的可贵。

这个本丸的刀剑,也许都有自己的过去,但究其本质,都是他曾经的战友,他们的骄傲,不会让他们向无辜的孩子动手。

“没什么的。”

清光摇了摇头如此说道,仿佛在宽慰审神者,也仿佛在安抚自己:“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为可爱的审神者带路吗?”

“真、真的吗?”欢里的表情一下子开心起来,不过仿佛知道自己添麻烦了一样,她别扭地说着违心的话,“其实,我一个人也是可以的……”

“诶——”清光拉长了声调,欣赏够了欢里紧张的模样这才笑出声来,“不过以防可爱的审神者迷路,还是由我带路吧?”

清光伸出手,做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举动。

他牵住了欢里的手。

并不了解加州清光的性格的欢里,对此没有任何的疑惑,然而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自己的清光,却愣住了。

【清光、清光、清光、清光……】

【清光,是个好孩子呢……】

【一个人……一定很害怕吧?】

【清光乖乖的,清光最可爱了。】

记忆里的审神者柔软的金发侵泻而下,温热的手交付在刀剑冰冷的掌心,轻轻地、轻轻地呼唤着他的名字。

好温暖……

好温暖啊……

为什么人类这么温暖啊……

温暖到,让只能感受冰冷的刀剑,但凡体验过那温暖的触感,就贪心地再也离不开。

但是,又为什么那么轻易地就可以失去温度呢?

“加州先生……?”

清光的目光转移到欢里的身上。

这么纤细、柔弱的模样,当初的他在主公的眼中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呢?

所以主公总是放心不下他,总是哄着他,到最后,只是被任性宠着的他,抛弃了全部的战友,忘记了所有的过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敌打刀的模样突然浮现在眼前,心脏处的伤口突然抽疼,清光捂住自己的胸口,手仿佛触电一般甩开了欢里。

“……???”

欢里茫然无辜地看着方才还好好的加州先生,狼狈地大口喘着气,脸上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加州……先生……?”

欢里迟疑地伸出手,却被用力地打开。

也许是因为意料之中的原因,欢里倒没有感觉多疼,反倒是打人的一方,眼睛里流露出来的痛苦让她只能怔愣在原地。

而让欢里感到恐慌的是——

从加州清光的衣领处逐渐蔓延而上的,无疑是只有暗堕的刀剑才会有的——

名为不祥的鳞片。

下一章预告:

有时候,加州清光总会想,主公带给他的温暖,如果别人也能感受到……

那一定是非常、非常美好的事情。

评论(1)
热度(10)

© 殷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