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成年的腐女子,近几年最爱的动漫和最爱的cp都献给《冰上的尤里》嘤嘤嘤~

【刀剑乱舞】世界温柔以待(序)

♥无CP,轻微all婶向

♥每一位刀剑男士都有自己悲惨的本丸过去,都是失去了主公与战友的无家可归的付丧神,所以性格大变也是可能的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可能OOC

♥大概会写成独立的治愈(真·治愈)短篇合集,脑洞大开不要嫌弃

这是一座很是奇妙的本丸。

甚至于可以说这座本丸拥有着极为美丽的景色,鳞次栉比的房屋极为壮观,无论从什么方向来看都是一座堪称完美的建筑。然而——

这座建筑是无声的。

明明盛开了满院的昳丽花朵,然而却没有一只蝴蝶胆敢停留;明明空气中充斥着诱人的饭菜香气,却看上去了无人烟。

而就在本丸的主客室里,齐聚着许多身姿挺拔、容姿非凡的付丧神,明明应该是赏心悦目的场景,但是气氛却莫名地紧张,仿佛下一秒他们便会拔刀而出、生死决战一般。

气氛仿佛凝固了一般僵持了许久,直到——铃声响起。

没有任何一名付丧神对这个铃声感到陌生。

在不久前,——不、可能是几十年前?毕竟对于付丧神来说,时间只不过是一个数字——这个铃声的作用是警惕敌人或者出阵通知,然而现在……

大概只有通知他们摄取食物不至于让自己消散的作用了。

明明这么不通礼数的行为,但是本丸里的几名注重礼仪的刀剑都没有反驳,于是就这么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一个习惯。

出人意表的是,第一个站起来的是大和守安定。

深蓝色马尾的付丧神轻轻颔首当作告辞的表示,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客室。

加州清光靠在墙上目送对方离开,他张了张嘴,却什么挽留的话都说不出来,于是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离开。

周遭的付丧神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他低下头,苦笑。

“……我是笨蛋吗?”

他的手神经质地抽搐了一瞬间,又归于平静。

“……不是都,习惯了吗?”

会在他不开心的时候、撒娇的时候、表功的时候开心地安慰他,让他沉湎于温暖中的主公——

早就不在了。

就连安定……不,虽然他自己觉得对方还是和自己并肩作战的安定,但是果然,对方承认的“清光”,也并不是他吧?

就是他自己,也没有办法遗忘本丸的伙伴……

……不是吗?

加州清光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起身向餐厅走去。

这座本丸是特殊的。

——它没有审神者。

而聚集与此的刀剑们,都是失去了主公与战友的无家可归的付丧神。

他们每个人都骁勇善战,但同时在时之政府的暗堕率测试中具有危险的分数,所以被圈养在这里,无法离开,连为过去的同伴报仇的资格——

——都没有!

这也是加州清光最难以忍受的一点,为了让他活下来而牺牲的同伴们,可是他什么也做不了,哪怕是报仇也——

“加州。”

“……!”加州清光转身看向叫住他的人,碧蓝色的瞳孔中倒映着他憔悴的面容,“三日月……?”

三日月宗近笑着看着加州清光,缓缓言之——

“已经到了就餐的时间了,”三日月宗近轻声问道,“你这是要去哪里呢?”

“……诶?”清光茫然地看着略显昏暗的长廊,这才迟钝地发现自己走错了方向,而这个方向,是他原本所在的本丸的——

审神者的卧室。

清光苦笑着捂住自己的眼睛。

“……我在想什么啊……”

片刻后,他抬眼看着三日月,郑重地道了谢:“谢谢你,三日月殿。”

“无碍。”三日月轻轻摇了摇头,金黄的流苏也随之优雅地摆动,如夜幕般深邃的蓝眸仿佛盈满笑容,他轻声笑道。

“加州不要嫌弃老头子话多就好。”

“……”

清光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于是他沉默地低下了头。

三日月看着他无措的模样,抬头看了看蔚蓝的天空,道:“加州,要与我同行吗?”

“……诶?”

“加州刚刚来到这里,大概对于这里还不太熟悉……”三日月顿了顿,道,“需要老头子我帮你带路吗?”

“……”

加州清光沉默片刻。

“……劳烦了。”

三日月宗近的身上似乎有种魔力,仿佛在他身边便能感受到宁静一般的力量,无愧于天下最美的刀剑之誉,想到自己曾经为此吃醋不已,也不禁觉得……

当真是……世事无常。

“加州。”稳稳地走在前面,平安步优雅风流的三日月没有回头,轻声问道,“你觉得这里美吗?”

清光的视线投向长廊旁的庭院,这里美吗?

是美的。

清光无可辩驳地回应自己。

时之政府为了锁住他们,自然会用最美的牢笼,这个本丸美则美矣,却不是他们心中的那一座。

“加州,如果有什么想要做的事情,一定不要犹豫……”

三日月的嘴角弯起温柔的弧度,他停下脚步,看着清光的眼中仿佛有晕染不开的浓色:“不要让珍视的人……等你太久。”

“……”清光明白对方的好意,但是他和安定之间……并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解决的事情。

越是珍视,就越开不了口。

痛苦和悲伤,还有未能战斗到最后一刻的后悔,一团乱麻般凝滞在心头,除了烦闷与绝望的心情,快乐美好的回忆涌不上心头。

也许这就是暗堕率如此之高的原因吧?

清光如此自嘲地想着。

“无需多思。”

“加州是温柔的好孩子,你的心情一定会传递出去的……”

三日月伸出右手,腰间最美之剑转瞬出鞘。

气息的转换仿佛只在一瞬间,刚刚柔和的长者仿佛只是清光的错觉一般,眼前杀气四溢、让清光瞬间升起战栗之感的杀戮之物……

刀剑,终究是凶器。

“出来吧。”

柔软的深蓝色发丝流泻而下,从清光的角度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看见那双仿佛金光熠熠的眸。

庭院中的草丛发出来一声响动,然后钻出来一只金色的狐狸,它甩了甩毛茸茸的大尾巴,歪头看向两位表情不善的付丧神。

“不愧是敏锐的三日月殿下呢!”

对于狐之助的恭维丝毫不为所动,三日月的刃尖闪过厉芒。

“无事不登堂……长话短说,狐之助,你有何目的?”

“没有哟~三日月殿下这还真的是、真的是让狐之助伤心呐,狐之助此次来这里是为了告诉各位殿下一个好消息的哦!”狐之助挠了挠下巴,说,“就在明天,诸君就能拥有一位新的主人了哟!”

“……”

气氛有一瞬间的凝滞。

但很快的,三日月轻巧地收回了刀,表情平淡。

“开什么玩笑……!!”清光气得浑身发抖,只能咬牙切齿的说,“谁会……为了这种事情开心——?!”

“……?”

狐之助疑惑地看着加州清光,开口道:“有了主人的付丧神,获得的权利和自由都会更多,为什么加州殿下会不开心呢?”

“你……!”

“正是如此。”三日月拦下不受控制往前走的清光,微笑道,“的确是个好消息,我定当好好转达。”

所以——

“……你可以离开了,狐之助先生。”

“……”

脸上仿佛涂着怪异的面具的狐狸沉默了片刻,转身钻进草丛,离开了。

三日月低声喟叹道:“……新来的审神者啊……”

清光看着三日月的表情仍旧温柔,但是强烈的违和与恐惧让他僵立,三日月抬头看着蔚蓝无云的天空,道:

“真希望是个温柔的好孩子呢……”

只可惜——

再也没有这样安静品茶的日子了呢……

下章预告:

???:你们好,我是新上任的审神者,很高兴认识你们。

刀剑们:…………………………

评论(2)
热度(20)

© 殷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