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成年的腐女子,近几年最爱的动漫和最爱的cp都献给《冰上的尤里》嘤嘤嘤~

【all婶向】长谷(腿)部的场合

*是的我又跳进了一个坑

*最近沉迷刀剑乱舞的舞台剧和音乐剧中无法自拔,他们怎么能这么好QAQ~

*新婶一枚,可能会OOC,先道个歉啦

*以下正文

啊……今天是长谷部的近侍啊……

其实你并不反感长谷部,虽然有的时候他总是会让你觉得——这个人是不是热衷过头了?但是对于你来说,作为近侍的人是长谷部真的是太好了。

终于有一个会勤勤恳恳地帮助你工作写公文的了。

太刀们一个比一个会搞事,短刀们虽然会带着甜甜的笑容鼓励你,但是说实话——并没有减轻你的工作量!!!

自从你的本丸中的刀剑男士战斗力的显著提升开始,你在时空管理局里的地位水涨船高,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永无止境的公文地狱。

说实话,刚开始的你只不过是想要成为一个随处可见的家里蹲啊,鬼知道你经历了什么QAQ~

还好大多数打刀都很靠谱,只要没有安排都会尽量帮忙,其中综合能力最强的当属——

“主公,我是长谷部。”

纸门外长谷部稳健的声音传了过来。

“啊,长谷部啊……”你的脚在半空中摇了摇,趴在榻榻米上一点都不想起身,只懒洋洋地应了一声,“进来吧。”

“是的,失礼了。”

长谷部恭敬地低着头走了进来,动作轻柔地合上了门。

事实上你不止一次地说过这件事,也希望长谷部不要总是这么恭敬有礼,你自己也不是这么拘泥于礼数的人。

——当然更有可能的是因为你自己都不太懂礼数→_→

长谷部轻轻地鞠了一躬才直起身来,这是你反复多次抗议得来的妥协,然而他的反应惊呆了你。

“主、主公!!!”

你疑惑地抬头看向长谷部,他整张脸红得像快要备煮熟的虾子,大张着嘴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你仿佛看见了他头顶在冒烟。

“这样的姿势实在是!实在是……”他看都不敢看你,把头深深地低了下去,却也把通红的耳朵露了出来。

“实在是……太不风雅了……”

“……???”

你看了看自己的姿势,虽然豪放不羁了一点但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啊,到底是怎么了才会把长谷部逼得抢了歌仙的台词啊?

“……失礼了。”

不知不觉中长谷部已经走到了你的身前,为你的腿披上了衣物。

“……!!!”

后知后觉明白了什么的你,哪怕性格再粗枝大叶也没有办法若无其事了,嘴里想说的“这么热还盖什么披风”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于是你强撑着钻到地缝里的冲动,红着脸赌气地说——

“我睡了,反正近侍先生会帮我做完工作的对吧!”

明明是反问的句式,硬生生地被你说出了命令的感觉。你一点也不淑女地胡乱将衣物蒙在脸上,拒绝看长谷部的表情。

反正一定是在嘲笑我吧?

你这么理所当然地想着,破罐子破摔地准备睡一觉。

但是也不知道是什么驱使着你,在几分钟后,你鬼使神差地将披风露出了一个缝隙,偷偷地看向代替你工作着的长谷部。

也……蛮帅的嘛?

平时在身边就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虽然知道是恭敬忠心的原因,但是我又不会吃了你!

你这么气呼呼地想着。

明明平时和刀剑们在一起的时候表情生动多了,我也说过不用拘谨啦,干嘛还一直这么一副严肃古板的表情啊,看着就火大!

啊,当然不是说要求他像和刀剑他们相处一样对我啦……就算是用脚后跟想也不可能的吧?但是工作的状态就很棒啊,认真就好啊,干嘛总是绷着脸嘛!

满肚子的抱怨在嘴边“咕噜咕噜”地转了一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先……就这样吧?

你鸵鸟地钻回了披风里,然而却并没有注意到,长谷部批改的笔尖停顿了一瞬间,这才顺利地在纸面滑动起来。

长谷部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感受到主公的不满的视线了。

他大概也能猜到是自己太过古板不讨主公喜欢,但是要怎么改变要怎样才能让主公喜欢自己,哪怕在战场上斩杀的敌人再多,也没有办法给予他答案。

说实话,这让他惶恐又手足无措。

他只能木讷地努力完成主公的命令,连像刀剑们在主公面前自在的谈话都做不到的自己……

被讨厌……也是正常的不是吗?

长谷部看着手下的公文,眼中闪烁着令人看不懂的光芒。

反正……做好被抛弃的准备就好了……对吧?

他机械地完成一份又一份的公文,也只有这种时候会觉得付丧神的样子如此碍事。

为什么他们会诞生于世呢?为什么刀剑要有心呢?为什么要赋予我们感情呢?

如果没有感情的话,就不会这么痛了……

……对吧?

***************************************************

等到你再次醒来的时候,夕阳橘红色的光辉刚好映照进了屋子,刀剑们虽然是人的身体但是夜视能力远远超于你,房间里没有点灯也看得十分清晰,同时这也令房间显得格外昏暗。

你好像很久没有睡一个这么好的觉了,于是你慢吞吞地撑起身子,伸了一个懒腰。

“……啊咧?”

平常这个时候长谷部应该已经走过来报告一些重要事项了啊……?

你看向不远处的长谷部,然后惊讶地发现,他好像睡着了?

这让你有了一瞬间的罪恶感。如果不是自己把公务都推给他,长谷部也不会累到睡着吧?

你看着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公文,轻轻地将披风盖在了长谷部的肩上。

“辛苦了,还有……”你伸出手指点了点长谷部的脸颊——事实上这是你一直想干一次的事情,谁让长谷部总是一脸“我好气哦”的表情,脸又意外的肉嘟嘟手感极佳啊?

终于满足了的你微笑着小声说——

“……好好睡一觉吧(^_^)。”

分结局一:

下面才是正文(并不)——

“……诶?”你错愕地看着主动提出前往远征的长谷部,突然有些反应不过来,“……为什么……?”

“啊……之前其他本丸不是也说了那里的情况比较严重吗?还有啊……本丸里的刀剑已经足够应对大多数战斗了,所以……”长谷部自顾自地低着头说着,不敢抬头看你一眼,表情虽然已经不再是严肃,反而有了止缓尴尬的笑容,但是……

——这绝对不是你想看到的表情!!!

“反正……我也帮不上主公的忙。”

说出这句话出乎长谷部的意料的简单。

他没有三日月的实力和优雅,没有加州清光他们的听话乖巧,也没有藤四郎们的撒娇可爱……

他这样没用……主公不喜欢也很正常吧?

“……”

你看着直不起身、十分沮丧的长谷部,

却突然平静了下来,哪怕看不见对方的脸,你也几乎猜到了他现在的表情。

一定是羞愤和沮丧的脸吧?

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明明没有怪罪他,明明没有讨厌过他,明明……明明没有做过这些事情,对方却擅自将其定义于讨厌。

虽然知道是他没有安全感,但是……

“讨厌……”

长谷部的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

你冷淡地看着他的身体逐渐僵硬起来,却在最后无力地、仿佛妥协了一般,仰躺在了他的膝盖上。

仿佛没有想到你会有这样的动作,长谷部的表情空白了几秒钟,但眼角还是红红的。

啊,好可惜。

你这样感叹着,不过也是,长谷部哪怕再伤心,也倔强地不会流泪吧?他就是这样,就是这样狡猾地用着温柔和倔强将你的目光一步步地套牢。

搞得现在的你,只要一想到对方要离开,就心痛得快要死掉一样。

都是他的错。

“你太讨厌了……”你伸出手捧住了长谷部的脸,“你怎么能这么讨厌……”

长谷部呆呆地看着你,伸出手指触碰你的脸,然后仿佛被温热的触感惊醒一般,慌乱无措地呼唤着你:“……主公?”

你轻轻地哼唧了一声算作回答。

“……不要哭了。”他垂下眼帘,脸上晦暗不定,“为了我这样没用的刀……不值得的。”

你的第一个反应是“谁说你没用了?!”,接着才反应过来“啊,我哭了”,但是眼泪才是犯规的存在,你连思考都来不及,眼泪就已经不受控制地流下来了。

“对啊,你就是没用的刀!就只会帮我干活,整天一副死鱼脸,又不爱笑又不会撒娇,遇到我的事情就只会傻傻地冲在前面,不管我做什么决定就只会附和,还管东管西的,我老妈都没你啰嗦……”

你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嘴里却抱怨个不停,长谷部最开始还沮丧得要命,到后面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你是在骂他还是在夸他了。

“你怎么能这么讨厌,怎么能……”你狠狠地抹了两把泪,向他大吼,“你这样……还不就是仗着我喜欢你!”

“要不是我喜欢你……”你哭着哭着打起了嗝,“都是仗着我喜欢你……”

你自暴自弃的躺在榻榻米上,袖子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主公……”

看吧,你哭成这样他也只会干坐着,所以才会突然就这么擅自做决定……

“?!”

你被吓得停住了哭泣。

长谷部从你的身后抱住了你,这是他从来不会做的事情。

“对不起。”

“……你在对不起什么啊笨蛋!”

“……我、我也不知道……”

“呜……”你打开了长谷部的手坐了起来,然后看都不看长谷部受伤的表情直接扑进了他的怀抱。

“你还走吗?”

“不、不走了……”

“不准走!你要是敢走的话……我就,我就烧了你!”

“呜哇……还真的是可怕的命令呢!”长谷部终于笑了,他轻轻地抚摸着你的头发,然后轻声而又坚定地说——

“若为主命……”

“莫敢不从。”

**************压切长谷部HE——守护结局已完成,CG已收录************

后记——

鹤丸:哟,长谷部君,和主公的关系修复了吗?

长谷部(脸红):是的,谢谢鹤丸殿下了!如果不是殿下叫我自荐去远征,我也不会知道……(/ω\)

鹤丸:哈哈哈,以后这种事就交给我吧!

你:……原来是你!!!(눈_눈)


没错,下一个就是鹤丸[doge脸]

评论(2)
热度(27)

© 殷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