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成年的腐女子,近几年最爱的动漫和最爱的cp都献给《冰上的尤里》嘤嘤嘤~

【ABO/维勇】雅科夫的自白

♥私设ABO,然而仿佛并没有什么用

♥人物有OOC,算是迟到的贺文?

雅科夫觉得,他一生所有的运气都花在了前半生的幸福生活上,以至于后半生接连遇见了离婚风波和两个混蛋学生。

虽然这两个都是他今生所见之最的天才,并且将他的教练人生推向了巅峰,然而……

Alpha一个两个都来滑花滑是要怎样?!抢Beta的饭碗让你们这么开心吗?

是的,花样滑冰是一项好运动,当然——仅限于Beta。

Alpha和Omega数量稀少且身体素质两极分化严重,无疑并不适合表演类运动。

Alpha的天性并不足以支撑他们表现出充沛而富有感染力的表演,虽然大多数拥有伴侣的Alpha,或者极少数感情细腻的女性Alpha可以弥补这种空缺,但是……

已经结婚的Alpha的身体,先不论对于伴侣的依赖性,会让他们霸道得每一场比赛都需要伴侣的陪伴,更不用提会轻易地受到伴侣影响,造成表演失误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但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个例外。

至少,雅科夫从来没有看透过他。

他对于Omega兴致缺缺,仿佛将所有的热情都投放到花样滑冰事业上去了,但是他的感情却像是冰封了一般,只能在演出时表现出虚假的繁荣。

就连雅科夫都察觉到了,如果再这样下去,打破了Beta垄断花样滑冰运动现状的花滑帝王,将会就这样——

轻易的死去。

事实上雅科夫并不是没有做任何的补救措施,波波维奇就是他为此提拔训练出来的。

当然其中之重自然是波波维奇自身的天赋,但对于现在的雅科夫来说,更为重要的是波波维奇那无处倾诉、唯有在滑冰的时候喷涌而出的情感表达,让雅科夫有了一种“也许能提醒维恰”的错觉……

当然,错觉只是错觉。

听到维恰看完波波维奇的表演后冷静自若地分析这里应该用什么动作表现出什么情感……的时候,雅科夫只能一脸冷漠。

这家伙没救了。

那一年,差点被维克托逼疯的雅科夫如是说。

唯一让雅科夫欣慰的是,另一个同样打破常规的Alpha少年只要努力明显还是有救的,虽然下一秒就被瞪了……

“老头子你那是什么鬼眼神啊?!!!”尤里毛都炸起来了,使劲搓着手臂上的鸡皮疙瘩,看样子雅科夫慈祥的眼神把他给恶心坏了。

……收回前言,果然这两个混小子都没救了!!!

为悲惨的雅科夫点上一根【蜡烛】,但是他一定不知道自己的未来还会更加操心更加的令人绝望,比如说——

看了个视频就立马决定去日本的维克托。

什么叫做“请原谅我的任性,没有听你的话,对不起”啊!这种台词等你什么时候听过我的话之后再!说!啊!

至于后面各种不成熟不合格的教练行为就不说了,虽然如果学生不是胜生勇利的话估计一教准被奶死一个,但是既然没有被奶死那就还好。

至于中间各种鸡飞狗跳,只要结局是好的雅科夫也就勉勉强强不在意了……

但是这并不代表……

你们堂而皇之地把情侣对戒戴在右手无名指上啊!!!

胜生勇利可能不清楚俄罗斯的习俗所以不知道……但是你这个土生土长的俄罗斯人不可能不知道右手无名指是婚戒吧?啊?!!!

雅科夫觉得自己快要心肌梗塞而死了。

GPF终于落下了帷幕,尤里也一举夺冠,雅科夫真心地为这个孩子感到高兴……

当然,如果没有维克托惹出的幺蛾子他可能会更加高兴(冷漠.jpg)

你以为控制舆论是那么容易的吗?你以为媒体没人打点会言辞这么委婉帮你们遮掩吗?你以为两个公众人物简简单单地说一句要在一起就可以了吗?别小看大人的社会啊混蛋维克托!

虽然维克托一直喋喋不休地抱怨“为什么不可以公开?”“勇利那么可♂口被人抢走怎么办?”“我不是都说了要回归花滑了吗为什么还在生气啊雅科夫?”……但是明显这个时候,作为被公开的对象的胜生勇利就成为了两人之间的润滑剂。

咳……

胜生勇利这孩子挺不错的,性格温柔品行好,又努力肯吃苦,又会做家务又做饭好吃,要不是维克托这个……

看着维克托几乎把全身的重量放在胜生勇利身上,扒着对方不肯放手的蠢样,雅科夫在心里想的“恶龙”上画了个大大的“×”。

要不是维克托这只争宠的大型犬,他早就把胜生勇利介绍给米拉了。

哪怕是这样,雅科夫也对于他们两个忍无可忍了。

在冰场上粘粘糊糊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一对就不说了,隔个一两天就要请假半天训练也可以理解毕竟年轻人火气盛,但!是!

雅科夫几乎是把维克托拖走的,对方脸上还一脸哭相,尤里靠在一边看好戏,顺便给了维克托一个蔑视的眼神,至于勇利?

他默默地站在原地挥手说:“全俄罗斯大赛要加油哦维克托!”

是的,哪怕是维克托,想要在休赛后进入世锦赛也是需要先通过全俄罗斯大赛的,所以,给老子收起你那一脸生死离别的混蛋苦脸!

“呐,雅科夫……”

维克托在上场前看着板着一张脸的雅科夫,他的身上还是那套紫红色的王子装,甚至出乎雅科夫的意料。

虽然不少花滑选手选择几个赛季共用一套节目,但是一直致力于让观众惊讶的维克托坚决地讨厌重复自己,以至于每一个赛季的节目都是崭新的。

——但是,这个赛季的维克托,选择了上一个赛季相同的自由滑。

《離れずにそばにいて》……

你在想什么?维恰。

“雅科夫……”维克托轻锁眉头,这样罕见的忧郁模样,只不过是让雅科夫身后的粉丝尖叫不止,并且疯狂地拍了一波照片而已。

雅科夫早就习惯了自家徒弟外貌的杀伤力,他冷静地思考着,很清楚的明白,一般维克托做出这种表情,用这种语气说出口的,都不是什么好事。

“我真的不能跟勇利公开吗?”

果然。

雅科夫抬头看了维克托一眼。

“雅科夫,你是最好的教练,也是最温柔的朋友……我一直都明白的。”维克托微笑着看着雅科夫一言不发的样子,“我认定勇利了,不会变的。”

雅科夫沉默地看着维克托,仍旧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维克托笑着无奈地耸了耸肩。

“如果……”雅科夫皱着眉直视前方,明明只是一块不算大的冰场,但是他仿佛看见了自己忧虑的未来。

“如果这次表演达到了我的要求,我就同意你们公开。”

“……诶?”

“做不到?”雅科夫瞪了维克托一眼。

“不不不不不!做得到做得到!”维克托一把抱住雅科夫,笑容灿烂得像个孩子。

看着维克托一脸蠢样地滑上了冰场,雅科夫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但是……

一直以来看着的孩子终于有了一心维系的人,雅科夫即便不承认,也是开心的。

让我看看你的表演吧,维恰!

………………………………

当日的表演究竟如何,当事人雅科夫和维克托都不想提起,至于自由滑的分数……只要看见勇利和尤里那一脸的斗志就可见一斑了。

虽然并不会计入正式比赛的成绩,但是就在全俄罗斯大赛上,维克托的确再次拿回了世界第一记录保持者的地位。

而雅科夫不想提起的最根本原因还是在于——

太丢人了!

刚刚还在冰场上挥洒自如突破自己的冰上帝王,一下场就捧着手机笑得像个蠢货,还差点打算连分都不看就跑回去……

就算全世界的粉丝都同意他也不会同意的!!!

至于公布关系了没有……

反正雅科夫都要头疼一辈子来着,也没有那么重要了对吧?

评论(4)
热度(361)

© 殷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