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成年的腐女子,近几年最爱的动漫和最爱的cp都献给《冰上的尤里》嘤嘤嘤~

【冰上的尤里/维勇】指尖上的花样滑冰 (1)

♥设定游戏中世界大BOSS现实中MAPPA游戏公司CEO维克托×游戏中花滑选手现实职业玩家+程序员胜生勇利

♥灵感来自于 @水色伊然 太太

♥人物来自原著,ooc来自我

♥轻微原著向

♥不喜轻拍,写作新人站维勇

♥最后的最后,一起快乐的玩游戏吧(^_^) 

《Figure Skating》是一款画风十分魔性的游戏。

胜生勇利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觉得了,但是他还是为自己的游戏生涯感到悲伤,就像他为了自己因为意外夭折的贵宾狗感到悲伤甚至暴饮暴食还输了比赛那样悲伤。

……哦!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在悲伤地说些什么了!(捂脸)

胜生勇利,24岁,日本随处可见的游戏玩家。最近正好因为之前的电竞比赛好不容易进了总决赛却垫底了这件事感到无与伦比的悲伤,当然,更让他悲伤的是爱犬小维的死亡,比起这个,在赛后被俄罗斯队的不良少年威胁好像也算不上什么了……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的原因,让他接触到了《Figure Skating》这个魔性的游戏。

至少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款号称“享受花样滑冰运动的艺术性,体会竞技的激动,重新过一次无悔的人生”的现代都市类游戏,会毫不犹豫的让玩家去、死、啊!!!

饿死冷死病死砸死摔死自杀死抢劫死车祸死……迄今为止,他已经展示了整整四十九次死法,也为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科普了,原来这个游戏还有这么多死法。

可是他一点都不开心。

救命!这只是一个花滑运动竞技游戏,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死法!!!QAQ~

哪怕他的实况直播下一群熏疼他的留言都没有办法温暖他的心。

……你们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私下里对我的调侃已经从“我们仍未知道那天的游戏主播到底是亚洲人还是非洲人”变成了“八一八那个明明是亚洲人却是非洲人的叛徒”。还擅自亲切地把他称呼为——

“死一死先生”

(冷漠.jpg)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他在电竞圈唯一的好友——那位以搞事为人生使命的泰籍小伙伴为什么会推荐他玩这个游戏了。

他竟然天真的以为对方改邪归正,想要好好安慰他因为小维去世和比赛败北而饱受打击的玻璃心。

——结果他在上面狠心的撒了把盐QAQ~

而现在的胜生勇利看着自己又死了一遍又要重新建号的游戏,面无表情。

……算了……放弃吧,我不玩了……

——你们以为胜生勇利会这样说吗?那就大错特错了!

虽然他没有说过,但是从他脸黑成非洲人还要死磕SSR这件事情就可以知道,他绝对、一定、肯定非常讨厌认输。

胜生勇利的额头冒着青筋,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继续他的第五十次建号,当年他肝阴阳师,愣是在半年都没有SSR的情况下都坚强的玩了下去并且打的一帮SSR哭爹喊娘,他就不信了,他还能在死一次!

事实证明,FLAG不能随便立【点蜡】

胜生勇利看着再一次黑下来的屏幕和屏幕上血红的GAME OVER,难得的十分平静。

啊……又换了一种死法,这次是被黑化的恋人捅死啊……下次还是离女性远一点吧……完全不明白什么叫“我希望你变得耀眼但同时你会不再属于我所以杀了你就只能跟我在一起了”呢~

啊……心好累……

玩家胜生勇利受到一万点伤害,再也爬不起来了。

可是,哪怕勇利内心里一直在吐槽这款游戏的坑爹,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部非常非常棒的游戏。

无论是里面的背景动画,还是美妙绝伦的各种原创的非原创的音乐库,更不要提里面诚意满满的人设,就像每个角色都拥有自己的意识一样,仿佛这就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一般,所以越懂游戏的人反而越放不下它。

它太棒了。

哪个男生没有一个成为运动员的梦?但现实是,你做不到。你没有勇气放弃其它,坚持数十年如一日的枯燥训练,去做一个生涯短暂的工作。

哪怕,它令你甘之如饴。

但是在这部游戏里,你仿佛可以不顾现实中的一切,只是为了滑冰,把毕生的精力都倾注其中,把所有的爱意投入。
所以,他怎么舍得离开这个游戏。

……虽然,这个游戏对他一点都不友好TAT~

“叮咚~”

“诶?”勇利暂时关闭了游戏,他看见了披集的视频请求,按下同意后披集充满笑意的声音同以往一样率先传了过来:“勇利!好久不见~”

看见久违的挚友笑容满满的样子,勇利也不禁笑了起来,忍不住用泰语打了一声招呼:“披集,ไม่เจอกันนานเลยนะ(好久不见)”

“呐呐,勇利,你还在玩《Figure Skating》吗?”

“嗯。”

“……还活着?”

“……不,已经死了。”

“哇哦……”披集尴尬地挠了挠脸颊,破天荒地觉得有些抱歉,“……对不起啊勇利,我不该跟你推荐这个游戏的。”

“不……游戏很好……是我自己太非酋了……”勇利捂脸,并不想回忆那整整五十次的奇葩死亡经历。

“……那、那个啊,你想啊,能死这么多次也很不容易吧?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厉害了吧?”

“……披集,我理解你安慰的好意,虽然我并没有被安慰到……”

“你理解就好。哈哈哈!”披集笑着挠了挠头。

“哈……”勇利叹了口气,笑着问披集,“披集有什么事吗?不会是专程来安慰我的吧?真是这样的话我就真的不知道怎么谢谢你了。”

“诶?不用谢哦~因为我真的不是来安慰你的嘛!”

“啊?”勇利愣住了。

“勇利,我在游戏中已经学会一种四周跳了,马上就要踏上泰国国内大赛的征程了哦~”披集笑嘻嘻地露出一口大白牙。

“……”

“勇利,你也要加油哦~”披集•朱拉暖缓缓拉开嘴角的弧度,露出了一个恶魔得逞的笑容,“不过在那之前勇利最大的问题还是在这个游戏里活下去呀!一本正经玩游戏死了这么多次的我只见过勇利一个人哦~”

“……”

“Bye-Bye~”披集捂着嘴偷笑着关闭了视频通话。

勇利低着头,垂下的刘海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紧接着他抬起了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个激将法一点都不完美啊披集……”

“不过……”勇利缓缓的眨了下眼睛,露出了一个略带自信的微笑,“对象是我的话,倒是真的成功了哦~”

勇利打开了他的邮箱,最新的一条邮件正是MAPPA游戏公司发来的,上面写着——

致胜生先生:
经过公司高层的审核,我们决定采用您的创意方案,请问您什么时候有空见一面呢?我们可以就创意方案以及报酬的问题见面详谈。
您诚挚的
MAPPA

勇利思考了片刻,坚定的打下回复。

——当然可以,这个礼拜天就是一个不错的时间,同时,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我相信,这对于MAPPA公司来说,一定只是一个非常非常简单的要求,不是吗?

勇利自信的笑了笑,合上电脑,至于游戏?

得了吧,暂时忍耐一下,下个星期,一切都会好的。

下一话预告,满足维克托暂时无法出场的遗憾。
MAPPA公司总监:这是您的外挂啦还满意吗?

维克托:yuri~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教练了哦~

勇利(冷漠.jpg):这是谁?我不认识,而且我要的不是这个外挂。

熏疼一秒还没走上花滑之路就over连维克托都不认识的勇利小天使。

再熏疼一秒许久才会出场的维克托。

评论(4)
热度(160)

© 殷酬 | Powered by LOFTER